一切都是隱喻

ppp

【在南洋副刊的小专栏,現在長文也沒什麼人看唄,短短的,每欖一百字,反而可以慢慢讀,當然稿費也是少少,也挺好的。自己沒有每天買南洋,主編來信說存稿不多,速補上。原來已經寫了二十來篇,有的找不到刊登日期,也就不再追查了。以前凡刊登的文章,都會剪報,現在不那麼在意了。】

  1. 業餘寫 作 (2015·3·18)

在半島寫作,只能是業餘。業餘者,即不專業,帶點窮酸的況味。於是乎近百年的馬華文學“經典缺席”,專業的寫作人亦如是。

業餘是好的,他反而不受專業的牽絆。照薩伊德的說法:“業餘性就是,不為利益或獎賞所動,只是為了喜愛和不可抹殺的興趣……”

 

  1. 不得已的寫

開始寫作是不得已,無心插的柳,後來成了蔭。古典的說法“心中有所鬱結,故述往事,思來者”,或“大凡物不平則鳴”。

寫作大抵就是怨吧,怨的出口,窗口,煙囪。從前寫過短詩雲:“書寫為了手淫;手淫為了舒泄。”寫作沒有很崇高,甚至極其卑下,莊子的道在屎尿,巴代伊的排泄物。

 

11.寫作的隱喻

寫作充滿隱喻。法國學人Helene Cixous 用大寫的字母H比喻寫作。H 像梯子,寫作是向上,同時又是向下。她翻轉寫作的崇高性,寫作是下沈的探索,探煤人,打著燈,在地洞。

卡夫卡的寫作,就是地洞的寫作。寫作布滿洞窟和雷區,一個不小心就像愛麗絲掉進地洞,裏面是奇花異草,異境與意境。

 

12.一切都是隱喻

人類創造字,組成文,一切總已經是隱喻詞。亞里斯多德在《詩學》下的定義:“隱喻在於給事物一屬於別的事物的名字。”

白話文就是“說是一物,總是另一物”。〈詩大序〉為詩三百總結寫作的密碼:賦、比、興。不管是直敘,以彼物比此物,或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者。此,總已是彼。水月之倒影,可遠觀而不可迫於眉睫。

 

  1. 獸跡與文字

許慎《說文解字序》為文字的創造尋找源頭,反倒成了開天辟地的神話,驚心而動魄:“古者包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視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於是始作《易》八卦,以垂憲象。”

天、地、鳥獸都成了“文”模擬的象。文,留著鳥獸的爪痕和自然宇宙的形聲。

 

  1. 看破文字 (2015·4·1)

先秦哲人中,最先、最能看破文字的,毫無疑問是莊子。莊子書33篇,荒誕無稽崖之言,你要是認真的字字追逐文句的原意、本意、初衷,就堪比惠施執著於莊子不知魚之樂。

莊字在開文字語音的遊戲,一切都是寓言,玩笑。真理不是正襟危坐的在書冊中,真理即自然,千萬不要道破,斫之,鑿之,七日而混沌死。

 

15.莊子的“象”

莊子書可以當成一本現代和後現代閱讀理論的書來讀。西方近代流行的讀者反映理論,接受理論,閱讀的愉悅與逾越,都可以在莊子書找到蛛絲和馬跡。

莊子書的全貌我們已不得而知。今人讀到的莊子是經過晉人郭象的私意編篡,究竟莊子在他筆下刪了什麽,添了什麽,莊子就是遺失的那個“象”。我們都是盲人摸象。

 

16.失蹤的象

詩人夏宇有首詩叫〈失蹤的象〉,她挪用莊子和郭象的註,諧擬了言,象,意之可得可不得。又煞有其事的寫詩以追象,然後叫讀者忘言、忘象、忘意。

西方的意符和意指開啟了結構、解構之風。在中國,莊子和郭象早早就拆解與重構signifier 和signified 的無限延異。意義的遲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詩慢慢讀.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