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愛的政治

2015-05-16 12.34.52

《南洋商報》百字專欄 2015年4月-5月

17.吾友,世上無友

德希達有本書叫《友愛的政治》,從亞里斯多德的一句話當引言:“噢,吾友,世上無友。”(O my friends, there is no friend),追溯西方的友愛政治。

它在呼喚一個敵友的幽靈,戰爭的,城邦的,神話的,哲學的起源。噢!暗合了德勒茲的《什麼是哲學》,友人,一個對手,敵人之謂。

18.友愛的缺席

中國古代最有名的友愛故事,比如莊子和惠施,兩人在濠梁之上論辯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將”惠施一局,回到提問的起點:你問我魚不快不快樂的時候就知道我知道魚快樂。惠施“敗下陣來”。

惠施死後,莊子過其墓,對弟子追慕他對莊子戀戀不捨,自那以後,莊子失去一位談話的對手,從此息言。

  1. 友人即對手

沒有了惠施的“抬摃”,莊子喟談:“自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為質矣!吾無以為言矣!”(〈徐無鬼〉)

質,就是“對”,今言“對手”。莊子失去的不只是一位朋友,而是處處和他作“對”“為質”的人,兩人的“對質”成了中國哲學史上最精彩的诘辯和對話,處處機鋒。

20.李杜之交

李白和杜甫,中國詩歌史上的兩座頂峰。李白比杜甫長,杜甫遇見李白的時候,李白已經是長安城有名的浪蕩子和詩人。杜甫不過是個小咖。

杜甫和李白有過短暫的出遊,杜甫描寫“醉眠秋共被, 携手日同行”,今日讀來很同志的況味。杜甫對李白“一往情深”,李白對人情淡薄,寄情山水和日月。

  1. 哀悼

德希達雖然貴為解構主義大師,他為諸友寫了一篇又一篇的悼文,輯為《哀悼之作》(The Work of Mourning)。

大師寫大師之死,精采萬分。最早的一篇為巴特之死而寫,他追問:死亡的獨特性與其不可以避免的重複。世上分分秒秒都有人死去(複數的),而死者又是獨一無二(單數)。複數之死,與單數之死之兩難。

22.杜甫寫李白

李白和杜甫短暫的相遇且一起出遊後分開。杜甫對李白的思念從未斷絕,寫了好幾首掛念李白的詩,李白以幽靈的方式入夢來:“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

杜甫不止夢李白,也贈李白,寄李白。杜甫把目光一次次的投注在李白的身上,詩曰:“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

23.知音

劉勰《文心雕龍》有〈知音篇〉:“知音其難哉!音實難知,知實難逢,逢其知音,千載其一乎!”

白話的意思“音”本來就不容易懂,要遇到懂音的人,就更難的。直到“音”“知”相逢,無疑就是莊子的“万世之后,而一遇大圣知其解者,是旦暮遇之。” 〈齊物論〉

24.莫逆於心

莊子的寂寞是“萬世”的,惠施咄咄逼人和他論辯,莊子知惠施,惠施只在語言的表面,不知莊啊。心靈的交匯錯過了。

莊書多次提到友人,是莊子寂寞的投射吧。子祀、子輿、子犁和子來相與語。四人相視而笑,莫逆於心,遂相與為友。(〈大宗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純粹散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