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商報:百字專欄(五月-六月)

2015-06-27 12.28.40


25.君子之交

莊子形容人與人(或男人和男人)的交情:“君子之交淡如水”,相對於“小人之交甜如蜜”。 莊子的哲學是友人的哲學,與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人魚合一,人相忘於道術。莊書記載的大抵是男人的交情,他和惠施,他虛構各種缺陷男,醜男,和他們精神往來,忘形,忘言。

  1. 男人之間

美國已故酷兒教母賽菊克(Eve Kosofsky Sedgwick第一本書《男人之間:英國文學與男同性慾望》(Between Men: English Literature and Male Homosocial Desire 1985),以“後見”,重讀莎士比亞、重讀“(正典男)異性戀”作家的文本,那裡有著暗潮洶湧的同性慾望的流洩。 男人之間的慾望如“天雷勾動地火”幽微編織藏在“異性戀”的帷幕後面。德勒茲甚至說:每一個男人心裡都有一座“索多瑪”。

27.男人的交情

朱天文的小說以“男同性戀者”第一人稱的口吻寫了經典絕艷的《荒人手記》,朱的小說有種“男人的底氣”,她後來供稱,這樣的“男人的交情”令她羨慕。 “男人的交情”出自昆德拉的小說《身分》,是女人永遠無法碰觸的“禁區”:“我的意思是說,友誼,是男人才會面臨的問題。男人的浪漫精神表現在這裡,我們女人不是。”

28.男人的友誼

歷史是男人寫的歷史,遂成了“男人的歷史”,女性匱乏。西塞羅有一本叫《論友誼》,論的當然就是“男人的友誼”。 “因為愛,從它友誼獲得其名。”拉丁文 Amicitia (友誼)這個字與amor (愛)出於同一個字根。羅馬人的友誼觀還有政治意涵,友誼多少帶點“敵友”的滋味。

29.友誼的試煉  (2015/5/30

沒有經過試煉的友誼是可疑的。不要試探,主,你的神。“友誼不追隨利益,利益追隨友誼。”(西塞羅)。比如,又是朱天文,她說:“朋友十年不見,聞流言不信。” 我遇過這樣的朋友,十年不見,當外面流言蜚語翻飛,晃哥哥說來我這裡請你喝咖啡,不信流言。

30.中國式友誼

相對於西方,無論是古希臘或古羅馬,近乎“敵友”。古典中國的友誼就太“純淨”了。比如伯牙在江邊彈琴,鐘子期歎曰:“巍巍乎若高山,荡荡乎若流水。”遂結為金蘭,相約再見。 鐘子期死,伯牙破琴絕弦,終身不复鼓。中國式友誼以最少的語言,意在言外,表達最不可觸及的精神相會的空的境界。

31.自然之友

莊子在書中不斷提到各種“友”的面向。最高境界的友是這樣的:“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敖逆於萬物……上與造物者遊,而下與外生死無終始者為友。”(〈天下〉) 說文:同志為友。从二又。相交友也。案,又,手也。二又,兩手握也。白話文,手牽手為友。

  1. 同志為友

古語早有言:友即同志(《說文》)。此同志不僅是革命的同志,是“同性戀”運動中文語境挪用的“同志”。 凡氣類合同者皆曰友”,同志為友有了“氣韻生動”的挑動、挑釁,(性)吸引,同志(哪一個同志)即在尋找發自身體的“費洛蒙”,它招蜂引蝶,吸引的是“同志”。  

  1. 成為同志

傅柯1981年接受法國男同志雜誌 Gai Pied 的訪問,名為〈友愛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問題不是發現一己性(sex)之真實,而是使性慾傾向(sexuality)創發更豐富多元的關係。與其糾結於“先天”、“後天”,傅柯稱: “同性戀不是一種慾望的形式,而是某種可慾望的東西。因此,我們必須努力變成同志(becoming homosexual)而不是執意定義我們是誰。同志問題的發展傾向之一即是友誼。”

  1. 慾望戰場

傅柯一生都在作戰,對制度,對理性,對醫療和權力知識。他自己最深處的慾望戰場: “想要年輕的小伙子(garcons),是想要和他有關係。那對我而言總已是重要的,不止是一種伴侶的形式,而是存在的要件。兩個人如何可能在一塊兒?一起生活,分享時光、餐飲、房間、閒暇、哀傷、知識和信心?是什麼在人之中變得袒露:在制度關係之外、家庭、專業、義務和友愛中?這是一種慾望,一種局促不安,存在於許多人之中的,惶惶不安的慾望。”

  1. 發明關係

相對於男人和女人,他們的關係已經預先經由婚姻制度搞定彼此的關係。而有著明顯年齡差異的男人,傅柯大聲疾呼: “兩個不同的男人,有什麼成規(code)允許兩人溝通?面對面沒有便捷的語詞,或沒有任何保障任彼此可以一直在一起。他們必須發明,從A 到Z ,一種無形的關係,那就是友誼。”

36.Men’ s Talk (2015/6/27

因為沒有男女之間的情話綿綿,男人之間發展出的友誼不同於男人和女人的情愛。張清芳有一首歌叫 Men’s Talk,她以女人的視角唱出女人對男人之間的困惑: “愛人不能是朋友嗎?你怎麼都不回答。你的心事為什麼只能告訴他。……後來我才知道有些話你只對朋友說,你們叫它做淡水河邊的Men’s Talk。”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