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字 : 站在孤單的立場

7890

《南洋商報·商餘》·楊邦尼·2015年7月11日

  1. 德勒茲論傅柯

古云 :“ 文人相輕,自古而然。”成了一句輕蔑的話。可是,在西方那裡,當德勒茲還活著的時候,戰友福柯(預)言:或許,有一天這個世紀將被視為德勒茲式的世紀。

福柯死後的兩年,德勒茲寫了本《論傅柯》,他說:“我真的須要寫這樣的一本書。當你鍾愛和羨慕的人死去,你須要為他畫一幅畫。”

相惜與友愛的見證。

 

38.德希達追憶德勒茲

上個世紀的法國,根本就是哲學的星光熠熠。德希達活得比他同世代的哲學友人夠久,他以活人寫逝者,逝者又活了過來。

“我將繼續,或再開始,閱讀德勒茲為了學習,我們曾經一起長久的思辨討論,而如今我將一個人孤單的漫遊。”

哲學,就是智慧之友。

 

  1. 站在孤單的立場

蔡康永在中國的節目《奇葩說》道出14年來出櫃的心情,關鍵詞:“站在孤單的立場”。 他說:我是同志,還是“出櫃”的同志。那個深處的孤單其實是問:我是世上唯一的同志嗎?所有同志都去了哪兒?這是第一個孤單。

另一個孤單:迄今,我是少數(華人世界)名人中出櫃的。其他同志名人仍在櫃子裡。這就是我一路上孤單的緣由。

  1. 同志的孤單(2015年7月11日)

身為同志的孤單,不出櫃同志的孤單,或是已經出櫃同志的孤單。這個孤單,“是從血裡頭帶來的”(《孽子》),身分的,慾望的,認同的,友誼的,已經上升到神話。

《紅樓夢》開卷“三萬六千五百塊單單剩下一塊未用,棄在青埂峰下。”同志就是“單單剩下一塊”的石頭,他易感,他自怨自愧,他是“棄子”,倍覺孤單。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