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日行之東京掠影

媚日行之東京掠影

楊邦尼·《明報月刊》·2015年5月號

2014-11-27 15.34.41

攤開東京地鐵路線圖,我幾乎要昏厥過去,蛛網盤結,地下迷宮,狡兔何止三窟。我真的要去東京嗎?見識了東京地鐵後,北京、上海、台北、香港和新加坡,全部算小咖。

我從西部的金澤一早搭巴士,穿越本州中部,歷五小時中午一時許抵達東京新宿車站。一路上飄著霏霏秋雨沒有愁煞人,倒是行人撐起傘,點綴東京街頭特好看。從人口不到五十萬的金澤到千萬人口的東京都,一個字,東京人走路,除了快,還是快!

好吧,我承認我是衝著上個世紀九〇年代日劇《東京愛情故事》而來的,還有反町龍史和江角真紀子主演的《三十拉警報》,影片中出現的東京塔。我想像的東京,根本就是偶像劇的東京,彷彿那裡有失落的愛情。以及每一集短短的只有廿分鐘深夜播放紅遍中台的《深夜食堂》,場景就在繁華不夜城,幽暗破落的巷子,進出食堂的食客,身上都帶著故事,故事也都短短的,像晉人語,不拖沓。

先到新宿地下鐵買PASMO 儲值卡,一卡在手,搭地鐵遊東京好自在。售票亭前有穿著整齊套裝的櫻花美眉可以講英文介紹儲值卡如何使用好貼心。第一次在日本,在東京可以用上英文溝通了,此前幾天的扶桑行,我都是用手語或者微笑以對,英語完全失效。把旅社的地址給櫻花妹看,她在ipad 上滑螢幕,很快找出從新宿到淺草最短又快的路線,東京地鐵「腸一日而九回」,外人看來全部打結。

我忘了轉了幾趟車,終於抵達旅社所在地的南千住站,又一路sumimasen的問路,終於下午三時許才入住旅社。

迂迴,為了進入,即使一直走岔路,總會到的。

南千住位於淺草,東京的老城,下町區。東京最早是從這裡發跡的。旅舍的歐巴桑是我在日本遇到英文最流利的,每次出門前都會把行程告訴她,然後打開密密麻麻的地鐵路線圖,從這裡到那裡那條線最快,轉最少的站。歐巴桑成了我在東京游的最佳GPS。

我說我晚上會到新宿逛逛,要怎麼坐地鐵回旅舍。她拿出A4 紙,將蛛網糾結的地鐵線,劃出大綱,解釋地鐵線中有一條快速的中央JR 線可以直接穿越省卻換站的麻煩,她邊畫,邊解釋,英文之外還附註日文(漢 文)。我讃她的字好美,你寫日文,我都看懂欸。

她說整個地鐵環線坐一圈要花兩個小時,穿越中間這條線,省下大半時間,從新宿坐JR 線到御茶之水站,直接在對面月臺換千葉原線即可抵達南千住站。

常住東京的學生事前給我規劃了路線,東京行雖短,短得有韻味,我的東京路線逃逸圖。

一定要到傳說中的東京塔「打卡」,表示到此一遊。上塔觀夜景收費的,作罷。轉到臨近不遠的築地市場,一定要嘗鮮。我沿著巷子進去,別有洞天,各種高檔、平價的日式海鮮一家挨著一家。我在路邊攤吃,典型的日式吧台桌,坐五個人滿座。一碗金槍魚鮭魚蓋澆飯,七百日圓,太划算。

我不shopping,東京行都在走路,比較像是逛庭院,賞楓賞銀杏賞古松,櫻田門、二重橋、梅林板、明治神宮、上野公園、東京國立博物館、仲見世通,等等。

東京的秋色一點都不輸京都。別以為東京只有高樓與蛛網的地鐵,都內有幾個偌大的公園和御苑。來到新宿御苑,門票兩百圓,看到了傳說中的櫻花樹,染井吉野,又稱東京櫻,待落葉盡,明年春天來的時候就是櫻花季了。

日本的季,都成了祭。

御苑很大。御者,皇室也。下午入園,秋陽已經西斜了,園裡最壯闊的一棵銀杏樹,大樹周圍有業餘拍照者,有專業拍照者對著秋光捕抓杏葉搖曳身姿。又想起李商隱,「客散酒醒深夜後,更持紅燭賞殘花」,聽說杏葉落的時候,冬雪就要下了。

東京太大了,我只有三天時間瞎晃,東京只留下秋光和如水的掠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純粹散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