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日行之好安靜

媚日行之好安靜

明報月刊 2015年8月號·楊邦尼

2014-11-19 19.10.54

清晨抵達大阪關西空港,先到機場出境大廳辦接下來幾天給外國遊客的各種什麼優惠券,抵境遊客不多,領了行李,其實是背包,輕便很。之前看旅遊書介紹,有看沒懂,特別是像天網恢恢的關西電車圖,大阪、神戶、京都和奈良,各種線路根本就是腸一日而九回,胃開始在絞痛 !

下機,轟隆耳鳴,加上機上一夜沒安睡,四周悉悉嗦嗦的聲音,聽不清楚,彷彿潛入水中,遠處有鯨唱。找到了機場一樓的旅行服務台,八點開,已經有人龍在排隊,大多是東亞和東南亞的旅客,有台灣、香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華語、廣東話和英語,到是不見大國客。開始不認識,後來彼此交換如何購券最划算,我買了關西周遊三日券,以及一日大阪券。

扶桑行,正式上路。

出了機場,秋天的風冷冷吹拂,趕緊加圍巾,搭南海空港線進城去。

好安靜。

好安靜是我對櫻花國的第一印象,進了車廂,搭客不多,之前在機場大廳見到的遊客不知去了哪兒,車廂裡是道地的日本人欸,和我在偶像劇裡看到的日本人一樣,穿著好正式,西裝,公事包,洋裙,有兩、三位手裡拿著口袋書,小小手掌型的那種,低頭看書;有的閉目養神,有的滑手機。怎麼都沒有人說話,我連自己的呼吸聲都聽到了,即使有人終於開了口,都是壓低嗓門的。一定是我耳鳴,耳朵出了問題,我趕緊掏出手機記下,這無聲令人懼怕的時刻:

電車只有電車滑行軌道的聲音 電車只有電車長播報的聲音 電車只有和另一列電車呼嘯而過微顫著玻璃窗的聲音 電車只有電車 的聲音

這個上個世紀一躍而成為亞洲強國,打敗了俄國,二戰發起國,又是史上核武試煉場的戰敗國,一定是有什麼讓大和民族變得好安靜。我這個外人,純粹的光觀客進不去,摸不著,我只有張看。沉默的金嗓女妖,不發聲,反而更加致命。

日本人將語詞降到最低限度,零度的交流,無聲,好安靜。

比如,你隨手拉開門,有自動點餐機,不需要言辭。頂多是服務員說聲Irasshaimase arigatougozaimasu (歡迎觀臨,謝謝觀臨)。店都是小小的,一個人掌廚,一個服務員,一個人點餐,一個人安靜吃飯,一個人喝茶,喫酒。

電車好安靜,小吃店好安靜,寺廟也好安靜。我避開人多熱鬧的清水寺,金閣寺,走到了方外,所有唐詩裡安靜的詩都跑了出來: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踪滅(柳宗元〈江雪〉)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韋應物〈滁州西澗〉)

蒼蒼竹林寺,杳杳鐘聲晚(劉長慶〈送靈澈〉)

山中相送罷,日暮掩柴扉。(王維〈送別〉)

從大阪難波駅搭電車到奈良,比古都京都更早的古都,一下車就是奈良公園和滿園的鹿,反正我忘了是怎麼來到平城宮跡,根本就是鳥不生蛋的荒野地,這裡才是真正的奈良國度。因為太偏遠,太遼闊,沒有半個遊客,遠處有山,四周全是荻花搖曳,我驚呼,這就是大唐氣象。回到大阪的膠囊旅社在臉書上寫道:

消失的唐韻沒有消失。荻花瑟瑟,在風中。風中有秋蓬飄。

朔風大,我趁著夕陽餘暉趕緊拍照。在台北的好同志晃哥哥看了照片回:

京都,不就是大唐長安嗎?我看著你拍的照片,荻花瑟瑟裡一座城樓,遠山,雲天,我想像著假如這是公元 745 年,我站在長安明德門外,向城裡望著,這座門背後是怎樣的「時代氣場」?這可是一座我走進去可能會同時遇見李白、杜甫的門啊!

明德門,跟朱雀門,同一個意思,一座城市的「正南門」。

我在偌大的平城宮跡遊晃,一個人。這裡沒有什麼可看的,天地敻遠,一座古都的遺址,好安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純粹散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