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九O 年代:看《我的少女(或少男)時代》

【我的九O 年代:看《我的少女(或少男)時代》】

1440570920-4163002516_n[1]

台灣導演陳玉珊的首部電影《我的少女時代》,有感動到我。陳玉珊曾製作過《命中注定我愛你》、《敗犬女王》和《蘭陵王》等等,剛好這三部連續劇我都看過,蠻好看的。想說,第一部電影大致也有“偶像劇”風吧。

你別以為它是“女版”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想說一定是高中惡霸學生 VS 好學生 械鬥、翹課、勵志、純愛的校園故事。同樣是九O年代,《我的少女時代》最大的哏無疑就是“劉德華”。

劉德華,就是我們口中的“華仔”。

電影的時間點放在台灣的九O年代,怎麼有種“白頭宮女話當年”的喟嘆,現在的“小屁孩”哪裡懂啊!九七年香港回歸“祖國”前,香港電影、港劇、歌曲是台灣人的精神食糧,那時的韓劇八字都還沒一瞥呢。四大天王,勁歌金曲、紅勘演唱會、周星馳、周慧敏,周海媚,更別說張國榮、偉仔或前衛一點的王家衛。(那時的王菲還叫“王靖雯”)

用今天的話,台灣的九O年代很“哈港”呢。只是,現在的香港已不復是那個時代的香港。

在台灣的九O年代,連“同志”一詞傳說中也是從香港“引進”成了“同性戀”的另一個語詞。對了,那個時代“周華山”的《同志論》、《同志神學》、《衣櫃性史》等書,在地下室的唐山書店熱賣呢。

九O年代,香港歌手都嘛要在台灣出唱片的,歌神張學友的《吻別》破百萬銷量。九O年代,沒有所謂的盜版、網路下載,歌手一出片,隨便隨便就是百萬,張清芳穩坐她“東方不敗”的位置,還在美國的陶吉吉為陳淑樺製作了首張華語r & b 風的專輯(陳淑樺,誰啊?!),張惠妹得了好幾次五燈獎,準備唱bad boy 和姐妹,九五年鄧麗君猝逝,還有還有二姐江蕙和施文彬對唱《傷心的酒店》(是我唯二會唱的台語歌,另一首是《車站》)。

九二年,中華商場拆掉了。我記得。再不久,新公園改名為二二八公園。大學開始有BBS,上網是要撥號的。聯繫同學都是打電話到宿舍(要轉接的),誰有bb call 就像現在有iphone 6s 那樣是最夯的。

重點來了,九O年代,所有的戀愛,都是要手寫信紙,寄出,等待。什麼傳簡訊、ICQ、MSN,FB,line, whatsApp,更本就是科幻片的通訊器材嘛!

於是,你的九O年代,留下許多手稿,愛的遺物。

回到劉德華,他成了九O年代的符號。好像每一個少男、少女都有一個劉天王。他是男女通殺。一直傳說他有一個“地下女友”,不然又會私下想說他是不是gay 怎麼沒有女友等等。

華語專輯《忘情水》在台發行,我開始在台灣聽劉德華。直到遇見J ,原來他每每都會唱劉德華的歌,聽得我好心醉。華神的歌,動不動就是“來生緣”、“真永遠“、“天意”,愛情不是朝生暮死,是天長地久。

再回到電影《我的少女時代》,那個醜醜很銼的少女林真心(宋芸樺)和痞壞的徐太宇(王大陸),他們無論是在電影或現實都是“小鮮肉”(九O年代他們還剛出生呢),他們演的就是他們自己的年紀。青春的肉體,穿越九O年代的校園愛情(嗯,連愛情都算不上吧!)

電影就是時光的神。

就像所有青春的愛情那樣,成了長大後“胸口的硃砂痣”,遺憾的,惘然的,可是那些隨口說、隨手寫的字句,都嘛成了燙金的印記:

「以後,我叫劉德華唱給你聽。」

這個以後,當然是神話,電影神嘛。要過了十幾、廿年,兩人重遇,都有了歲月的痕跡(我是在看到言承旭飾演的那個“老”太宇出現,才紅了眼眶的)“我叫劉德華唱給你聽”終於實現的“諾言或玩笑”。

兩人背向鏡頭,走入已經是“老神”的華哥演唱會。電影就完成了它神的使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