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華教,再耀百年?》研討會

1510624_10205601092615822_7805702742682875525_n[2]

《新山華教,再耀百年?》研討會

——專業檢視寬中12樓與單班制

 

時間:2016年1月2日 星期六 1.30pm – 5.30pm

地點:新山中華公會黃樹芬敬禮堂

主講人:

  1. 新加坡國立大學副教授李裕火博士(1987年寬柔中學畢業)
  2. 馬來西亞吉隆坡暨雪蘭莪中華大會堂執行長陳亞才(1980年寬柔中學畢業)
  3. 臺灣國中正大學副教授曾光華博士(1979年寬柔中學畢業)
  4. ASQ 會計咨詢集團CEO,特許會計師張載洲(1980年寬柔中學畢業)

主持人:黃志豪(1994年寬柔中學畢業)

文字整理:楊邦尼

完整視頻:http://livestream.com/accounts/16696313/events/4627577

 

張載洲:《12樓是明智決策嗎?—談全球校友會解決方案》

這次講座,校友會邀請董事、校方出席,討論。12樓是唯一的解決方案嗎,有沒有其他方案。

1.校友會沒有反對單班制。時間點是否恰當。寬董決定:2016年落實單班制,人數6000人,增建48間課室。

校本部13英畝,6千學生,加教職員,約6400人。12樓,48間課室,1到5樓上下樓。6樓-12樓,至少1200人,3部電梯的,以每部運載20人,至少要20趟才能運送完。下課15分鐘,6樓以上的學生如何趕去食堂用餐。

總校13英畝。校本部從來沒有在同一個時段6千人上課、活動。寬中歷史上曾經有7800人(2003年第一批分校學生),是雙班制,上下午班,上午班4千人,下午班3千人。換言之,最多是4千人,食堂非常壓迫。6千人同時下課,用餐,不敢想像。

2.樂群樓後面的面積狹窄,起12樓的安全疏散問題。吉隆坡尊孔、坤成因校地有限,建高樓,他們坦承有其疏散困難度,管理問題,電梯使用率大,維修費驚人!電梯常壞,必須走樓梯。很多學生幹脆不上食堂,一早打包,下課都在課室用餐。上下樓很花時間。

3.交通問題:緊鄰商場、公寓,如何解決塞車問題? 校車只提供4千人,不太可能再買巴士。有建議說校車分兩趟,最早是4點半早上出發。家長接送小孩,老師本身的汽車。

4.2012 年特大推翻拆樓堂,校友會建議在樂群樓後建6樓課室,董事回應打樁會影響禮堂和樂群樓。如今建12樓就不會嗎?

5.入學試和報讀迷思:某董事認為,每年有4千人沒法就讀寬中。每年入學試5-6千人。2013年6千人報考,寬中提供學位是超過4千名額,真正就讀的不到2千人。大約1600人就讀。剩下2千人沒有錄取,以此比率,報考多,就讀只有40%。剩下1500人以40%來看,其實只有幾百人想讀。不是4千人想就讀。

即使有教無類,4千人全部錄取,師資足夠嗎?更需有經驗的老師來教導初一新生或後段班的學生。。如果說要有教無類,收取更多的學生,應該維持雙班制。

中期:古來分校30 英畝,董事準備再買10英畝。換言之古來分校校地將達40 英畝。新山只有13英畝!還有第二分校。把建校舍計劃放在古來分校和第二分校。建12樓未必就可以吸引學生啊!

長期:爭取第二分校,校地已經沒問題。就看董事要不要爭取建第二分校。古來分校還有8+10 英畝的地可以發展!

即使2016 年課室是足夠的。而且還空出12間樂群樓。扣除12間課室,也可單班制。為什麽執意在總校花2千萬?!

另外: 會員大會已經通過的改建體育館,為什麽董事完全不采用?共六層:室內體育館,地下停車場,等等。

即使執意要單班制,現有課室也夠用。建12樓真的迫切需要嗎?

陳亞才:《當前我國中學教育的挑戰》

大馬的教育投資比香港、新加坡、韓國還高,可是我們的教育在世界水平上未必佳。國民中學,有很精英的,有很放牛班,兩極化。近年有私立中學,國際學校。國際學校成長最快!

國際、私立學校快 成了獨中競爭的對手!近年增加了50多所。每年增加10所私立和國際學校。國際收生的收生比例,本來是要國際60% 本地40%。現在政府放寬:本地80% 國際生 20%。私立中學:SPM, O -level, A- level 等課程和考試。私立中學商業導向。

政府提出教育大藍圖:信托學校。把政府中學私營化,500所學校轉型:以英文為媒介語。成了某種私立學校。但任屬於政府。還有宗教學校,政府和民辦的都有。宗教學生有2萬人。獨中有6萬人。

華社感覺自己是弱勢,可是馬來社群對華教感覺華社太強了!不用政府就可以辦幾千人的獨中。鼓勵跨族群的了解。

無論是國際、私立,或信托學校,背後英文很強大!英文的思維和中文不同的路徑。媒介語不是工具而已,而是文化載體。

語文(特別是英文)也是一種虛榮的表現。特別是在吉隆坡地區,即使英文不好,還是講英文,某種身份的象徵。

馬來學界和中產階級對英文有不同的意見,兩個極端。馬來社群更擔心馬來文的失根,就象華社擔心華文一樣的。

迫使政府要不要復辦英校。

首當其沖的是華社家長,會送學生到英校。復辦英校的訴求越來越高,因而國際、私立學校雨後春筍。

華社也要了解馬來社區對英文的焦慮!於是政府打開國際、私立的大門。大趨勢下,馬來文沒落!中產馬來人會擁抱英文。馬來文某種意義是靠政府在支持。

獨中教育的挑戰:國際、私立、國民中學。在吉隆坡還有各獨中的競爭,在新山還有新加坡。60年代獨中風雨飄搖。70年代復興,統考,獨中到今天,表現好其實是表象!

東馬,或中小獨中,城鄉之間的差距。不能只看新山寬中或隆中華等大型獨中。

獨中的“好”不過是“局部‘而已,不是整體。

最後一點:硬體的迷思和軟體的迷失。蓋樓:蓋廟:榮譽,捐贈者的名字等等。

大樓:看得到。

師資:看不到。

結果教育投資等於蓋大樓。可是,我們的教育輸國際水平一大截!校園不只是建築群學,或學店,很多學院就是只有建築。處處高樓,處處碰壁。不要迷失在數字的龐大

欸,我處的70年代的寬中是最美好的寬中!

政府不缺錢 ,要求政府公平對待各源流學校。是我輩的責任!

 

曾光華博士:《12樓與12位陳老師?——創新教學的重要性與挑戰》

先從背影講起,我忘不了的背影——陳徽崇老師。2001年校慶回到母校,看到 陳老師在草場指揮。我含著眼淚看陳老師的背影。

另一陳,是陳鴻珠老師,兩陳的意義不同。鴻珠老師在教職的崗位上離開我們,她的渲染力是不同的。

1970-2000 ,40年當中,我們何其有幸有了這兩位陳老師,感覺幸運的同時,應該要問寬中出現這兩位老師到底是偶然還是必然。

偶然:寬中走到高峰,很好的運氣撿到這兩位寶。這兩位老師未必是因為寬中的制度,寬中的領導,寬中的環境,而是靠個人的努力、熱情、崇高理想和生命來教學。

必然:寬中有傑出的環境,董事的領導,行政做對的事情,老師願意奉獻,不斷精進,創新與進步。換言之,陳老師的出現,是有好的環境,好的領導,好的政策,在寬中只有好的老師和更好的老師,不止有陳老師,還有劉老師,李老師。因為有這些政策的緣故,所以出現好老師。

我心中的答案這是“偶然”的結果。寬中還有多少偶然的機會,出現好老師。

從微觀來看:

世界急速變化,個人崛起,相對於以往的權利集中。 網路,fb 的便利, 政府和學校,不能再用過去的思維。

制式拜拜!彈性處理!

教育方面,現實靠兩邊,理想放中間。資訊彈指之間獲得,傳統課室如何應對。網上課程。小學,中學可以上網。課本太Boring!臺灣大學生設計:給我一本課本,給你一座美術館!

網路的力量,另類的是生命教育。

面對科技與人文,學校和老師用什麽標準衡量學生?還是分數嗎?與其把學生當固執的牛拖到河邊喝水,而是老師站在河邊吸引學生(牛)到河邊喝水。

簡老師(臺灣生物老師)網上分享教學心得。因為個人的教學改變改變整個教育。創意 1+1 大於2

校董和老師,如何因對:教師個人的感知,認知很重要。董事和校方也很重要。如何招聘好的師資。每一個環節都很重要

不是每一年派或強迫老師上課、進修,這是皮毛,不是本。

老師的靈魂工程 vs 建築工程。

建築工程很容易看到。靈魂工程不能量化。輸掉的永遠的靈魂工程。

臉書上說校友都和校董“做對”。不對,這不是“做對”。

我們這幾個演講人醬忙,幹嘛和校方做對。我們是做對的事情(do the right thing),哪有時間和校董做對。

我以金恩博士的話來說:

“最終,我們記得的不是敵人的話語,而是,眾人的沈默。”

我們只是不想多年以後,後悔,當初我們沈默,成了共犯。這是我們校友的學術良知,提出我們的專業意見給母校。

如果有一天,全馬都知道教歷史教得最生動的是寬中老師;

如果一天,可以把教學放在網路上點閱的,是寬中老師;

如果有醬的老師,百年之後,寬中的歷史地位就會顯示出來。

如果 寬中在意的是陳嘉庚杯常勝軍 VS 培養世界人才的搖籃,兩者只能選一個話的,你們會希望怎樣的百年寬中?

李裕火:《從系統角度看單班制和12樓》

80年代的寬中很美好,常常留校,過夜,人生中最美的回憶。

從系統(從小到大),校內是一個系統,有學生,老師,課室,校董。校外是一個系統,國中,國際學校和私立學校,再到華社、華教到整個國家都是一個大大小小的系統。

SWOT分析路線:強項-弱項-威脅-機會(strengths, weaknesses, opportunities and threats.)

1.優勢:學校 歷史悠久,代代傳承,整個新山華社的支持;校友眾多,校友即使畢業多年仍對寬中念念不忘,不論是校園環境還是教過的老師。這是寬中的資產!

2弱點: 師資,不如為了單班制,一班60位學生,教學品質如何?又或者老師的流動率,新老師好不容培養起來又留不住,又在花時間培養另一批新老師。以及某些科目汰換的老師一年好幾位。

3.威脅:這幾年國際學校、私立學校,以及新加坡的中學,都是競爭對手。

4.機會:新山只有一間獨中,生源相對足夠。以及有百萬新山華社做後盾!

魚骨分析圖:近年成績或競爭力下降——內容不足,內容趕不上時代?關鍵不是內容的多少,而是老師把方法教給學生。

新一代的學生和學習,和我們不一樣,my daughter always says to me you don’t understand me:不在圖書館,而是上網Google!不一定follow parents and teachers, students find the answers themselves。

校園很擁擠,擠壓學生的活動空間。這幾年,明顯是教師的流動,影響學生。

換言之,成績的下降是多方面的,

單班制,不是萬靈藥。

我們要問是學校的目標究竟是:有教無類?學術水平,多少學生統考TOP 10? 還是其他。

目標決定了,決策?師資呢?短期,中期,長期,如何解決。

以建12樓為例,6-12 層學生需要打電梯,花6-10分鐘等電梯,學生失去耐心。

風險分析:火災——應急方案!如何疏散?鏈接到其他的樓,樓梯大小。

NUS 校園曾經發生火災,who responsible? 逃生路線 等等。必須做“仿真分析”災難發生時如何應對。

12 樓是最優的選擇嗎?建越高,容納更多學生,成本越高!等候時間長!風險高!什麽樓是最好的?6,10,12,20 樓?

必須從系統來看:不只是單體來看,而是全體考量。

有哪些限制,評估風險,回報。

30年前,我們班那年(1987年)在《寬中人》撰文《高三理2 話說》一文,希望校方不只是發展硬體,建樓,每年籌款,那是我們那些人對母校的期許。30年過後,母校還是繼續蓋大樓,繼續每年籌款。問題還是一樣。

寬中太強調硬體建設,每年籌款!

硬體一直在發展,這群小朋友30年前提出母校的願景,30年後,問題還在,軟體呢?

 

四位校友總結:

  1. 李裕火博士: 校友不是和校董”對抗“,而是提出”專業“的建議。甚至歡迎學校隨時咨詢全球校友。
  2. 陳亞才:當有爭議的時候,不是趕著建12樓。而是要有更多的對話。寬中是要從good 到great! (從好到偉大!)
  3. 曾光華博士:寬中不用和國際學校比就 輸給海邊的KFC 。寬中目前的危機是:為什麽吸引不到更優秀師資,相比之下,寬中的師資和環境確實不比從前好。
  4. 張載洲:不要神話單班制。校友會不反對建樓,要建對地方。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