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柔百年论坛之一:張集強《校園建設與永續發展》

宽柔百年论坛之一:校园建设与永续发展

主讲者:张集强(古迹与文化保护工作者)

地点:新山宽柔中学杨文富讲堂

时间:2011年10月2日,下午2点—5点

文字整理:杨邦尼

20111006121721870[1]

 

一、百年建校,历史缺席

大家下午好。很荣幸受邀来到宽中,和大家谈淡校园建设与永续发展。各位都知道,我大部分的时间从事古迹保护工作,所以这个课题也是我非常关注的教育发展的课题。在马来西亚教育发展的历史在整个区域其实非常的早,尤其华文教育,我们可以很骄傲的告诉人们说,华文教育在两百多年前就有了,而且马来西亚的新式华文教育甚至比中国和台湾都来得早。我们在谈这些让我们非常光荣的过去,比如说华教的建设,过去的环境和各方面的条件不足,先辈还是把教育办了起来。

来到今天,很多学校迈入百年,比如宽柔,2013年就迎来百年,2008年的坤成百年之际,在2007年发生拆楼事件。很多学校有百年历史,校园的空间却没法让人感受这是一所有百年历史的学校,是非常可惜的。各位如果到各州或其他学校参观的话,华校如何藉由空间,历史情感的凝结,让学生一踏入校园就感觉这是所有优良传统的学校,墙上挂满杰出校友或是学长姐的照片,这个照片或名单可以从1920、30年,甚至更早算起,这种历史感的呈现华校非常少见。可是,如果我们去参观英校,这种历史感保留的非常好。

到底是怎么样的原因,让华文学校里的老旧校舍没法保留下来。发展的过程中,除了建设硬体,有没有将学校的历史,人文价值,精神的延续,软体等一并纳入考量。为甚么华校发展的瓶颈,到最后非把最古老的校舍拆除来建高楼,大家知道箇中的原因:

受制于国家教育政策,华文独立中学增校开办之困境,在有限的空间条件之下,为了持续扩大教学空间以吸纳更多学生,一部份独立中学董事部倾向于拆除校园老建筑,增加建筑楼层,以硬体建设推动学校进展。学生人数增加虽然是好事,可是“在过度追求学生人数成长以及硬体建设绩效之下,往往忽略了教育的人文及人本需求,如教学素质,校园文化、集体认同感。

早期的学校,绿地多,校园空间让人非常舒服,轻松。如果各位有机会到吉隆坡的独中,比如尊孔独中,巴生滨华等,我们会发现学校和办公楼越来越像。学生人数越来越多,校舍越建越高,底下建停车场,商业出租赚钱的。进而造成来到学校的学生,难以在校园里和学生互动,嬉戏奔跑,特别是成长中的少年需要空间舒张身心灵,可是学生背着书包像是到校打卡上下班,父母亲的轿车接送,进入大楼,上下电梯,唯一的空间就是楼层的走廊。教育如果走到这样的地步,其实是蛮可悲的。

究竟有没有可能兼顾建设与保存,让人文精神延续,又能应付未来的发展。特别是董事,面对校园发展与建设,能广纳更多意见,开放讨论是非常重要的。学校的人数增加,盖新校舍,提升硬体,外人或家长看了非常羡慕,把孩子送进来,以为学校有钱,有冷气,设备齐全,名校。然而,谈到教育应该回到教育的本质,让孩子在身心灵获得发展,而我们往往只想到物质条件的替身是不够的。

拆除旧校舍,成了风气。拆除校舍,有时并不那么急迫,而仅仅是为了追求新校舍。百年独中,有多少保留百年建筑。发展,盖新校舍,增加人数,这恰恰和国家发展都市同一个思维,比如KLCC 很先进,最高双峰塔,机场。而政府的角色,更需兼顾一般人的生活水平。掌校者,更具要有兼顾软体与内涵。台湾研究生的论文中提到: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直是教育所坚持的理想,从学校的硬体设施到软体,从校内的行政人员到教师,校园中的每一人每一事每一物在在对于教育均有着深远的影响,其影响力更是无远弗届,都是教育场域中重要且无法忽视的一环。

 

二、校园发展的三个阶段

你们如果回想在宽中就读,影响学生的不止是老师,而是校园里的气氛,生活,和学生的互动。究竟要给学生怎样的校园空间。校园规划前是必须提到教育理念,才提出校园建设与规划,校园规划与教育理念 ,校园发展的三个阶段:

  1. 先求教学空间之“从无到有”而得以进行教育工作为基本原则  
  2. 随着经济发展,再逐步补足教学空间与设施之「数量」需求
  3. “教学环境”之精緻化,结合教育理念,提倡良好的教学环境有助于教学的成效

一个学生在校的活动,影响到未来的人生价值观。第三个环节“教学环境”不能被忽略,更重要是教师品质,教学品质。现今的宽柔在第二与第三阶段,然而,碍于空间,而没法进入第三阶段。身为名校的宽中,在校园规划可以领先他校,不仅在人数领先,而是在教育品质着力。校园的空间有限,学生人数不断增加,结果牺牲掉了学生,影响了教育品质。

2008年,吉隆坡推出了迈向世界级都市的发展蓝图计划,当中就是要增加吉隆坡的人口,通过增加人口将首都提升到世界级的水平,和东京,上海一样。可是,许多国家在都市发展中,并不是要把乡村人口引入城市,比如加拿大,而是让人们可以自由的选择住居在乡村或城市,城市与乡镇的发展同等重要,只要有人住居,每一寸土地获得平衡的发展,才是一个适合生活的都市(towards livable city),比如墨尔本,不以人口为指标,不以硬体建设为准,而是一般人在都市中的舒适度为准,生活,工作等各方面获得满足。

 

三、敬业乐群与精神价值

回到校园空间也是一样的,不应该只是往人数在增加,比如新山宽柔中学是全马最大的中学,这个名堂听起来响亮,最大的独中的结果是牺牲掉教育品质。校园空间让学生一踏进来感到害怕,无聊,放学后直接回家。作为最大独中的意义反而消失了。

从宽中校方的网页《大型建设方案的文字说明》得知,最大的原因是为了应付未来学生增加的人数需求,以至于将两栋旧楼甚至礼堂拆建。这个阶段,应该开放讨论,特别是校友可以提供校方有更多选择,千万不要以简单的人数增加而贸然拆除现有两栋老建筑。在一个民主化的决策过程中,大家平心静气讨论,校友对于校方未来的发展可以提出建设性的看法。

校友或基于对学校的情感,反对拆除旧楼,这是可以感同身受的,校友于此同时,不仅是个人的怀旧,还要对学校的未来有所考虑,两方都要有兼顾和共识。

改建方案中的敬业乐群楼,每一栋有12间课室,改建后的两栋8层楼共有84间课室,增加的数量很大。加上原有的课室,届时全校将由152间课室,宽柔的人数将倍增。然而,改建旧楼是不是唯一的方案,有没有其他的土地或方案可行。第二阶段是全面扩建或拆除大礼堂。

以目前宽中空间而言,来到敬业乐群大礼堂的这片土地,让人的感觉是最舒服的。我相信许多老校友回到学校,特别是来到这里,整个怀念与印象就油然而生。这个怀旧怀念是非常重要的,虽然说它不值钱,可是它有精神价值,精神价值是不能折换成金钱的。精神价值可以凝聚校友,穿越不同的世代,让这届毕业和三十年前毕业的有共同的记忆,有共同的话题,曾经在同样的教室上过课。

一所百年的学校的定位是怎样的,当它未来成为百年学校时,是否是校友松散,没有认同感,还是凝聚力非常强的学校呢?

我们经常在谈古迹保存,举例来说,我们的父母或祖父辈,当初辛苦赚钱来买了一枚戒指,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传到了某个媳妇身上,认为这戒指老土,对于祖母的这枚戒指没有任何情感,对于这位媳妇,这枚戒指就只有金属的价值,没有情感的价值。可是对于家族的其他成员却不是这样想。如果说戒指传到第四代,家徒四壁,只有这枚戒指有价值,非得把它买了养活家人,这无话可说。可是,现今的宽中,是到了“家徒四壁”的窘境,非得把楼给拆了建大楼不可吗?这点,大家可以思考。

按照宽中学校的建筑年代来来看,如果拆掉敬业乐群,那么剩下历史最久的就是1967年的大礼堂,如果大礼堂也不见了,就由福建会馆拿第一名(1974年),那么宽柔要等到2074年才会一栋百年校舍。这一代的董事会不重视,30年后的董事会也不会重视,又把1974年的拆了,盖了2034年的新建筑。那么,这所学校永远不会出现百年建筑。

我们会认为说1954年的建筑不是很久,可是1954年不保留下去,就永远不会出现百年校舍。校园的空间与建筑如果不断的改变,这所学校的精神难以延续。建筑其实是承载校友的记忆,同时承载学校办学的精神。在电影《Dead poet society》,片中的顽皮男同学在礼堂大厅嬉闹的时候,抬头看到墙上挂着一百多年前学长的照片,一种发思古而幽情的历史感油然而生,许多校友学有所成,无形加深学生精神的导引。

 

四、校园文化与学校建筑

台湾的中原大学景观系赵家麟主任在校園文化的傳承 提到:

“在校园的环境空间中,古老动人的历史感动以及人文气息是无法被「製造」或「设计」的,它需要被经历、被保存且被酝酿。校园裡的生活历经岁月的累积,形成独特的校园文化,同时也受到社会与社区的影响,校园的建筑、历史、典章制度、仪式活动、校风……等透过有形与无形持续的传承、繁衍进而创新。”

这点确实不容易达成,可是宽柔作为最大独中,可以引领此方向。另一位,台湾政治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汤志明教授说:

“校园文化与学校建筑视为表裡的互动关係,强调校园文化可以是寻根溯源的、历史传承的或无限创意的,重要在校园中文化或教育的原则、开展和延伸;学校建筑则是校园文化的具象表徵,反应学校的教育理念和发展方向。故新设学校可以创新文化,而历史悠久的学校亦有其传承的意义,即老旧校园可以採用不同的方法或转型,主要在于建立并流传有意义、有价值的校园文化。

让我们看看宽柔百年的定位:

  • 宽柔建校于1913年,中学部成立于1951年,迄今刚满六十年。
  • 目前校园内最古老的建筑于乃敬业楼(1954)以及乐群楼(1955)。距今已有57年历史。
  • 若拆除两楼校舍,再加上大礼堂(1967),则代表宽柔历史之最古老校舍为新山福建会馆楼(1974)。

这两栋建筑非常重要是在于见证宽柔“改制”前的历史,不仅仅是因为它是54、55年建造而已。两栋校舍经历是重要历史事件,1958年11月首任最高元首端姑阿都拉曼曾经巡幸这两栋楼,且留下珍贵照片。种种,都是为学校的历史印象加分。

从建筑的角度来看敬业乐群楼,也就是独立前3年,仍在英国政府殖民时期,那个时代的建筑与潮流朝向现代化。50年代的现代化,与我们今天的现代化是不一样的。西方在20、30年代流行现代主义的建筑样式,其意在反过去古典装饰的东西,古典装饰同时具有象征性(symbolic)。而现代主义设计风格的建筑有点受到社会主义的影响,认为大家应该平等,以简朴无华为主。在亚洲的现代主义和欧美不同,特别热带地区,适应我们的炎热气候,在天花板下方设计的通风口尤为重要,不仅是这两栋校舍,许多那个时候的店屋住家也是。这种简约风格和古典建筑对比,古典建筑显得华丽繁复,强调位阶,相比之下敬业乐群楼,正是反映50年代的现代建筑的价值观,在採光,通风都有所顾虑而设计的。

换言之,古迹保存就得保存古典华丽的才有价值其实未必全对。建筑所盖的年代有当时的历史条件,即使看似简单朴实的设计,承载了历史的记忆。就像建于1967年的宽柔大礼堂,是非常典型5、60年代的设计。我们如果看那个年代的建筑照片,特别是在新马一代,建筑中间常出现的“通风口”(ventilation device)的设计。

那么,校园历史性建筑校園歷史价值在于:

  • 做为学校历史的见证。
  • 凝聚校友对学校的认同感,长时间形成跨世代校友的集体记忆及认同感
  • 做为传承优良校风/传统的载体 。
  • 承传宽柔办校理念,饮水思源的优良文化传统 。

 

这些校舍如今看起来甚至有点寒酸,先贤们办校时实在不容易,反映的是当时的经济条件与建筑风格,不可同日而语。如何兼顾保存和发展,有以下考量:

  • 在未来校园规划设计当中,将校园内老建筑的历史价值及意义纳入考量
  • 尽可能利用校园内閒置空间进行发展,避免拆除历史性建筑。
  • 新旧结合,保存旧有建筑的空间特色及外观。

 

五、期许宽柔,以教育为本质

最后,作为华教堡垒的独中,华教发展应该兼顾软硬体建设,同时要以教育为本质,偏重学校硬体建设及增加学生人数,恐怕造成发展失衡而丧失了教育的意义。

宽柔是全马第一所拒绝改制的独立中学,在未来学校发展的规划思考当中,应当坚守教育理念、尊重历史、维护优良校风传统。同时也让宽柔成为全马第一所进行校园古蹟保存的独立中学

我的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