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一年 寬柔學校校刊 創刊號

1931 年5月11日 《寬柔學校校刊》發刊詞(許雲樵 撰)

Screenshot 2016-01-21 21.36.37

這不是什麼文藝的樂園,或學術的論壇,不是什麼供人消遣的諧著,和無病呻吟的詩文。只是一種自有其目標的學校校刊而已。

借這半幅紙,我們不是要為寬柔作什麼廣告,也不是自己要出什麼風頭,根本是毋需而也無能;我們只是負起責任,努力所要努力的!

寬柔在柔佛開辦了整整十八個年頭,在南洋一般學校中,雖不可謂不久,但以往的一切,竟很難考察。這個缺憾,可以說,無論那一位教育家所同情的。辦學,誰都希望能改進,而改進,本須按以往的成績,存其優長而補其短缺,循序漸進,而實踐現時的新方針,絕非率爾從事,改弦易轍,所能奏效的。寬柔以前也曾出版過小冊的月刊和大本的季刊,可是曇花一現,還不滿兩年的歷史。不要講牠的前後期難藉考,就是牠本身的時代,還不能使我們詳確的明了。因此,感覺到我們的使命,要搜集以往十八年的史料,作一個有系統的整理,留下現時的痕跡,供後來者的改進,不要再教人同樣的抱憾!

教育本是跟著時代的背景而進行的,決不容我們閉門造車;而且從事華僑南洋教育,又非單獨一校謀本身的進展,便能自詡成功的。因此,希望教育界同人,能賜予熱忱的指導和和協助,共相策勵,以謀整個的南洋華僑教育的光明!

教育的趨勢,在現代,已無可諱言是注重實際的生活,俾養成兒童有適應社會環境的能力。出版校刊,是合這個原理的一□設施,可以發展兒童表情達意的本能,和思考創作的天才;尤其是在這個教育落伍的環境中,分外覺得需要!因此兒童的作品,在這個刊物中,是同樣的被重視。

這樣,寬柔便呈這個現狀,我們又依這個現狀而努力!

許雲樵, 二O, 四,   二九, 於新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