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寬柔風景

一九三一年 寬柔學校校刊 創刊號

1931 年5月11日 《寬柔學校校刊》發刊詞(許雲樵 撰) 這不是什麼文藝的樂園,或學術的論壇,不是什麼供人消遣的諧著,和無病呻吟的詩文。只是一種自有其目標的學校校刊而已。 借這半幅紙,我們不是要為寬柔作什麼廣告,也不是自己要出什麼風頭,根本是毋需而也無能;我們只是負起責任,努力所要努力的! 寬柔在柔佛開辦了整整十八個年頭,在南洋一般學校中,雖不可謂不久,但以往的一切,竟很難考察。這個缺憾,可以說,無論那一位教育家所同情的。辦學,誰都希望能改進,而改進,本須按以往的成績,存其優長而補其短缺,循序漸進,而實踐現時的新方針,絕非率爾從事,改弦易轍,所能奏效的。寬柔以前也曾出版過小冊的月刊和大本的季刊,可是曇花一現,還不滿兩年的歷史。不要講牠的前後期難藉考,就是牠本身的時代,還不能使我們詳確的明了。因此,感覺到我們的使命,要搜集以往十八年的史料,作一個有系統的整理,留下現時的痕跡,供後來者的改進,不要再教人同樣的抱憾! 教育本是跟著時代的背景而進行的,決不容我們閉門造車;而且從事華僑南洋教育,又非單獨一校謀本身的進展,便能自詡成功的。因此,希望教育界同人,能賜予熱忱的指導和和協助,共相策勵,以謀整個的南洋華僑教育的光明! 教育的趨勢,在現代,已無可諱言是注重實際的生活,俾養成兒童有適應社會環境的能力。出版校刊,是合這個原理的一□設施,可以發展兒童表情達意的本能,和思考創作的天才;尤其是在這個教育落伍的環境中,分外覺得需要!因此兒童的作品,在這個刊物中,是同樣的被重視。 這樣,寬柔便呈這個現狀,我們又依這個現狀而努力! 許雲樵, 二O, 四,   二九, 於新山。

Posted in 難以歸類, 寬柔風景 | Leave a comment

宽柔百年论坛之一:張集強《校園建設與永續發展》

宽柔百年论坛之一:校园建设与永续发展 主讲者:张集强(古迹与文化保护工作者) 地点:新山宽柔中学杨文富讲堂 时间:2011年10月2日,下午2点—5点 文字整理:杨邦尼   一、百年建校,历史缺席 大家下午好。很荣幸受邀来到宽中,和大家谈淡校园建设与永续发展。各位都知道,我大部分的时间从事古迹保护工作,所以这个课题也是我非常关注的教育发展的课题。在马来西亚教育发展的历史在整个区域其实非常的早,尤其华文教育,我们可以很骄傲的告诉人们说,华文教育在两百多年前就有了,而且马来西亚的新式华文教育甚至比中国和台湾都来得早。我们在谈这些让我们非常光荣的过去,比如说华教的建设,过去的环境和各方面的条件不足,先辈还是把教育办了起来。 来到今天,很多学校迈入百年,比如宽柔,2013年就迎来百年,2008年的坤成百年之际,在2007年发生拆楼事件。很多学校有百年历史,校园的空间却没法让人感受这是一所有百年历史的学校,是非常可惜的。各位如果到各州或其他学校参观的话,华校如何藉由空间,历史情感的凝结,让学生一踏入校园就感觉这是所有优良传统的学校,墙上挂满杰出校友或是学长姐的照片,这个照片或名单可以从1920、30年,甚至更早算起,这种历史感的呈现华校非常少见。可是,如果我们去参观英校,这种历史感保留的非常好。 到底是怎么样的原因,让华文学校里的老旧校舍没法保留下来。发展的过程中,除了建设硬体,有没有将学校的历史,人文价值,精神的延续,软体等一并纳入考量。为甚么华校发展的瓶颈,到最后非把最古老的校舍拆除来建高楼,大家知道箇中的原因: 受制于国家教育政策,华文独立中学增校开办之困境,在有限的空间条件之下,为了持续扩大教学空间以吸纳更多学生,一部份独立中学董事部倾向于拆除校园老建筑,增加建筑楼层,以硬体建设推动学校进展。学生人数增加虽然是好事,可是“在过度追求学生人数成长以及硬体建设绩效之下,往往忽略了教育的人文及人本需求,如教学素质,校园文化、集体认同感。 早期的学校,绿地多,校园空间让人非常舒服,轻松。如果各位有机会到吉隆坡的独中,比如尊孔独中,巴生滨华等,我们会发现学校和办公楼越来越像。学生人数越来越多,校舍越建越高,底下建停车场,商业出租赚钱的。进而造成来到学校的学生,难以在校园里和学生互动,嬉戏奔跑,特别是成长中的少年需要空间舒张身心灵,可是学生背着书包像是到校打卡上下班,父母亲的轿车接送,进入大楼,上下电梯,唯一的空间就是楼层的走廊。教育如果走到这样的地步,其实是蛮可悲的。 究竟有没有可能兼顾建设与保存,让人文精神延续,又能应付未来的发展。特别是董事,面对校园发展与建设,能广纳更多意见,开放讨论是非常重要的。学校的人数增加,盖新校舍,提升硬体,外人或家长看了非常羡慕,把孩子送进来,以为学校有钱,有冷气,设备齐全,名校。然而,谈到教育应该回到教育的本质,让孩子在身心灵获得发展,而我们往往只想到物质条件的替身是不够的。 拆除旧校舍,成了风气。拆除校舍,有时并不那么急迫,而仅仅是为了追求新校舍。百年独中,有多少保留百年建筑。发展,盖新校舍,增加人数,这恰恰和国家发展都市同一个思维,比如KLCC 很先进,最高双峰塔,机场。而政府的角色,更需兼顾一般人的生活水平。掌校者,更具要有兼顾软体与内涵。台湾研究生的论文中提到: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直是教育所坚持的理想,从学校的硬体设施到软体,从校内的行政人员到教师,校园中的每一人每一事每一物在在对于教育均有着深远的影响,其影响力更是无远弗届,都是教育场域中重要且无法忽视的一环。   二、校园发展的三个阶段 你们如果回想在宽中就读,影响学生的不止是老师,而是校园里的气氛,生活,和学生的互动。究竟要给学生怎样的校园空间。校园规划前是必须提到教育理念,才提出校园建设与规划,校园规划与教育理念 ,校园发展的三个阶段: 先求教学空间之“从无到有”而得以进行教育工作为基本原则 。  随着经济发展,再逐步补足教学空间与设施之「数量」需求 。 “教学环境”之精緻化,结合教育理念,提倡良好的教学环境有助于教学的成效 。 一个学生在校的活动,影响到未来的人生价值观。第三个环节“教学环境”不能被忽略,更重要是教师品质,教学品质。现今的宽柔在第二与第三阶段,然而,碍于空间,而没法进入第三阶段。身为名校的宽中,在校园规划可以领先他校,不仅在人数领先,而是在教育品质着力。校园的空间有限,学生人数不断增加,结果牺牲掉了学生,影响了教育品质。 2008年,吉隆坡推出了迈向世界级都市的发展蓝图计划,当中就是要增加吉隆坡的人口,通过增加人口将首都提升到世界级的水平,和东京,上海一样。可是,许多国家在都市发展中,并不是要把乡村人口引入城市,比如加拿大,而是让人们可以自由的选择住居在乡村或城市,城市与乡镇的发展同等重要,只要有人住居,每一寸土地获得平衡的发展,才是一个适合生活的都市(towards livable city),比如墨尔本,不以人口为指标,不以硬体建设为准,而是一般人在都市中的舒适度为准,生活,工作等各方面获得满足。   三、敬业乐群与精神价值 回到校园空间也是一样的,不应该只是往人数在增加,比如新山宽柔中学是全马最大的中学,这个名堂听起来响亮,最大的独中的结果是牺牲掉教育品质。校园空间让学生一踏进来感到害怕,无聊,放学后直接回家。作为最大独中的意义反而消失了。 从宽中校方的网页《大型建设方案的文字说明》得知,最大的原因是为了应付未来学生增加的人数需求,以至于将两栋旧楼甚至礼堂拆建。这个阶段,应该开放讨论,特别是校友可以提供校方有更多选择,千万不要以简单的人数增加而贸然拆除现有两栋老建筑。在一个民主化的决策过程中,大家平心静气讨论,校友对于校方未来的发展可以提出建设性的看法。 校友或基于对学校的情感,反对拆除旧楼,这是可以感同身受的,校友于此同时,不仅是个人的怀旧,还要对学校的未来有所考虑,两方都要有兼顾和共识。 改建方案中的敬业乐群楼,每一栋有12间课室,改建后的两栋8层楼共有84间课室,增加的数量很大。加上原有的课室,届时全校将由152间课室,宽柔的人数将倍增。然而,改建旧楼是不是唯一的方案,有没有其他的土地或方案可行。第二阶段是全面扩建或拆除大礼堂。 以目前宽中空间而言,来到敬业乐群大礼堂的这片土地,让人的感觉是最舒服的。我相信许多老校友回到学校,特别是来到这里,整个怀念与印象就油然而生。这个怀旧怀念是非常重要的,虽然说它不值钱,可是它有精神价值,精神价值是不能折换成金钱的。精神价值可以凝聚校友,穿越不同的世代,让这届毕业和三十年前毕业的有共同的记忆,有共同的话题,曾经在同样的教室上过课。 一所百年的学校的定位是怎样的,当它未来成为百年学校时,是否是校友松散,没有认同感,还是凝聚力非常强的学校呢? 我们经常在谈古迹保存,举例来说,我们的父母或祖父辈,当初辛苦赚钱来买了一枚戒指,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传到了某个媳妇身上,认为这戒指老土,对于祖母的这枚戒指没有任何情感,对于这位媳妇,这枚戒指就只有金属的价值,没有情感的价值。可是对于家族的其他成员却不是这样想。如果说戒指传到第四代,家徒四壁,只有这枚戒指有价值,非得把它买了养活家人,这无话可说。可是,现今的宽中,是到了“家徒四壁”的窘境,非得把楼给拆了建大楼不可吗?这点,大家可以思考。 按照宽中学校的建筑年代来来看,如果拆掉敬业乐群,那么剩下历史最久的就是1967年的大礼堂,如果大礼堂也不见了,就由福建会馆拿第一名(1974年),那么宽柔要等到2074年才会一栋百年校舍。这一代的董事会不重视,30年后的董事会也不会重视,又把1974年的拆了,盖了2034年的新建筑。那么,这所学校永远不会出现百年建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寬柔風景 | Leave a comment

《新山華教,再耀百年?》研討會

《新山華教,再耀百年?》研討會 ——專業檢視寬中12樓與單班制   時間:2016年1月2日 星期六 1.30pm – 5.30pm 地點:新山中華公會黃樹芬敬禮堂 主講人: 新加坡國立大學副教授李裕火博士(1987年寬柔中學畢業) 馬來西亞吉隆坡暨雪蘭莪中華大會堂執行長陳亞才(1980年寬柔中學畢業) 臺灣國中正大學副教授曾光華博士(1979年寬柔中學畢業) ASQ 會計咨詢集團CEO,特許會計師張載洲(1980年寬柔中學畢業) 主持人:黃志豪(1994年寬柔中學畢業) 文字整理:楊邦尼 完整視頻:http://livestream.com/accounts/16696313/events/4627577   張載洲:《12樓是明智決策嗎?—談全球校友會解決方案》 這次講座,校友會邀請董事、校方出席,討論。12樓是唯一的解決方案嗎,有沒有其他方案。 1.校友會沒有反對單班制。時間點是否恰當。寬董決定:2016年落實單班制,人數6000人,增建48間課室。 校本部13英畝,6千學生,加教職員,約6400人。12樓,48間課室,1到5樓上下樓。6樓-12樓,至少1200人,3部電梯的,以每部運載20人,至少要20趟才能運送完。下課15分鐘,6樓以上的學生如何趕去食堂用餐。 總校13英畝。校本部從來沒有在同一個時段6千人上課、活動。寬中歷史上曾經有7800人(2003年第一批分校學生),是雙班制,上下午班,上午班4千人,下午班3千人。換言之,最多是4千人,食堂非常壓迫。6千人同時下課,用餐,不敢想像。 2.樂群樓後面的面積狹窄,起12樓的安全疏散問題。吉隆坡尊孔、坤成因校地有限,建高樓,他們坦承有其疏散困難度,管理問題,電梯使用率大,維修費驚人!電梯常壞,必須走樓梯。很多學生幹脆不上食堂,一早打包,下課都在課室用餐。上下樓很花時間。 3.交通問題:緊鄰商場、公寓,如何解決塞車問題? 校車只提供4千人,不太可能再買巴士。有建議說校車分兩趟,最早是4點半早上出發。家長接送小孩,老師本身的汽車。 4.2012 年特大推翻拆樓堂,校友會建議在樂群樓後建6樓課室,董事回應打樁會影響禮堂和樂群樓。如今建12樓就不會嗎? 5.入學試和報讀迷思:某董事認為,每年有4千人沒法就讀寬中。每年入學試5-6千人。2013年6千人報考,寬中提供學位是超過4千名額,真正就讀的不到2千人。大約1600人就讀。剩下2千人沒有錄取,以此比率,報考多,就讀只有40%。剩下1500人以40%來看,其實只有幾百人想讀。不是4千人想就讀。 即使有教無類,4千人全部錄取,師資足夠嗎?更需有經驗的老師來教導初一新生或後段班的學生。。如果說要有教無類,收取更多的學生,應該維持雙班制。 中期:古來分校30 英畝,董事準備再買10英畝。換言之古來分校校地將達40 英畝。新山只有13英畝!還有第二分校。把建校舍計劃放在古來分校和第二分校。建12樓未必就可以吸引學生啊! 長期:爭取第二分校,校地已經沒問題。就看董事要不要爭取建第二分校。古來分校還有8+10 英畝的地可以發展! 即使2016 年課室是足夠的。而且還空出12間樂群樓。扣除12間課室,也可單班制。為什麽執意在總校花2千萬?! 另外: 會員大會已經通過的改建體育館,為什麽董事完全不采用?共六層:室內體育館,地下停車場,等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寬柔風景 | Leave a comment

挖掘寬柔中學“校園詩人”

挖掘寬柔中學“校園詩人”(有遺漏的,後續補上) 1.陳鴻珠,師大地理系。以〈絕戀〉獲第8屆旅臺文學獎散文佳作。任寬中地理老師,多次獲優秀教師獎。 2.李雲忠,政大新聞系。著有散文集《逐球光年》、《逐靈深處》,編著《一張精彩的人生地圖》。 3.黃暐勝,臺大歷史系。獲臺灣第12屆全國學生文學獎新詩獎,臺大文學獎新詩獎等。 4.木焱,原名林志遠,臺大化工系。第1屆寬中文學獎小說優勝,臺灣聯合文藝營新詩首獎,花蹤新詩評審獎與馬華文學大獎、游川短詩獎等。詩集《秘密寫詩》,《我曾朗誦你》,散文集《聽寫詩人》等。 5.孫松清,成功大學藝術碩士。高一以〈 虛擬現實之線索〉獲第五屆花蹤新秀新詩得主。師大第13屆紅樓現代文學獎等。 6.方肯,以〈修書記〉獲臺灣第34屆時報文學散文評審獎,第11屆嘉應散文獎。著有兒童小說《慢慢走》。 7.陳奕君,臺大哲學系。高二時以〈關於死亡的一些事,和我〉獲第7屆花蹤文學獎新秀散文首獎; 〈關於那些隱隱然的〉獲第7屆寬中文學獎新詩首獎、南院文學新詩獎等。 8.牛油小生,原名陳宇昕,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榮譽學士。新加坡大專文學新詩獎、大馬大專文學獎、遊川短詩獎、第11、12屆花蹤散文評審與首獎等。 8.林詩婷,南洋理工大學教育學院中文組。初中畢業後到鑾中就讀美工科。以〈寒焰〉 獲第9屆花蹤新秀新詩首獎,新加坡大專文學獎散文組首獎。 9.湯儀恒,南京大學政治系。以〈我們所謂的詩〉獲第8屆寬中文學獎新詩首獎。〈透光〉獲第1屆星雲文學獎小說特優。 11.馮垂華,政治大學中文系、社會系雙主修。〈喪禮〉獲寬中文藝營新詩創作獎首獎。 〈端湯〉獲第2屆星雲文學獎新秀短篇小說優秀獎。

Posted in 寬柔風景 | Leave a comment

失落的樂譜——1979《大馬現代詩曲集》

失落的樂譜 ——1979《大馬現代詩曲集》 《南洋·讀書人》·楊邦尼·2014年9月17日   1975年在臺灣,楊弦將余光中的〈鄉愁四韻〉譜曲,在臺北中山堂舉辦“現代民謠創作分享會”,掀起了“校園民歌”,現代詩入曲,詩與歌的濫觴。 1978年在新加坡,南洋大學“南大詩社”在中華總會展覽廳的詩展中演出了45分鐘的詩樂演唱。同年12月1日,在南大雲南園,正式演唱17首詩樂,“詩是自寫的,曲是自譜的,歌也是自唱的,”(〈詩樂的走向〉《同溫層》第二期,1981年)。 1979年在大馬,新山寬柔中學的學生和音樂老師陳徽崇,共同出版了《大馬現代詩曲集》,“我們已醞釀相當久,如果大馬有人配曲的話,我們似乎是第一批有心人。……年底的第三次實習演唱會,也將是第一次作品發表會。”(〈從現代詩配曲談起〉,《星洲日報》1979年10月7日、14日) 異代蕭條不同時,臺灣、新加坡和大馬各自不同的歷史時空“唱出自己的歌”。臺灣的民歌波瀾壯闊,一直到80年代“過渡”到資本主義商品的華語流行音樂影響整個大中華圈的流行音樂迄今;新加坡南大詩社的演出,後來又有“四月風”詩樂民謠,新韻小組,到1984年“新謠”在百勝樓的首場演出,“新謠”成了新國華語音樂的品牌。 大馬詩曲創作從始至今就只是偏安一隅,未成氣候,79年的《大馬現代詩曲集》出版,然後又快速退出或更本沒有進入歷史就淹沒在新港臺的歌聲中,換言之,大馬的詩譜以歌始終“陽春白雪”,一直要到89年的《動地吟》,詩結合以吟誦以歌以舞,巡演大馬各地,比如近日譜曲的詩人曾翎龍的〈農夫〉。 享有廿四節令鼓之父已故的陳徽崇1974年開始任教于寬中,帶領合唱團團員,老師以現代詩譜曲,學生亦步亦趨跟在後面,或聽,或學: 還是十三、十四歲的年紀,在沒有電腦、打印機的年代,歌譜都是以鐵筆在鋼板上刻蠟紙。下課後我們常聚在老師家抄譜,聽老師說陳芳明、余光中,他們從閒聊中微妙地存在于我們的生活。當天色漸晚,老師就開車載我們回家,一路滔滔說他的想法,如“要流傳不要流行”等,似懂非懂,但大家都希望是最後下車的人。(陳質采〈那些年,我們一起唱歌作曲〉2014年7月18日) 1979年《大馬現代詩曲集》出版,收錄十首大馬現代詩,分別由陳徽崇和他的弟子譜曲,在在令人想起“李泰祥和他的女弟子”的現代詩曲專輯,詩曲如下: 〈刻背〉(詩:何啟良,曲:陳徽崇);〈風中口占〉(詩:李蒼(李有成),曲:陳徽崇);〈自序〉(詩:溫瑞安,曲:陳質采);〈下樓〉(詩:方娥真,曲:陳質采);〈端午〉(詩:劉傲天,曲:劉友成);〈蓮〉(詩:梅淑貞,曲:劉友成);〈海〉(詩:子凡(游川),曲:陳強喜);〈寒江雪〉(詩:黃昏星(李宗舜),曲:陳強喜);〈落葉〉(詩:陳頌,曲:柯俊生) 這批現代詩的作者從何啟良、李蒼到黃昏星等人,或留臺,或在馬,大多二十幾歲出頭,可說是新世代、最年輕的聲音。隔著將近四分之一世紀的時間回看這十首詩與詩人,當中有熟悉後來猝逝的詩人游川,南方大學學院的何啟良,神州詩社教主溫瑞安、方娥真以及黃昏星,臺灣中央研究院研究院李有成,仍在寫作的梅淑貞。這十首詩曲某個意義已經是“刻背”了。 歷史時空丕變,《大馬現代詩曲集》呈現的是一種格格不入的大馬現實,詩裡面重複的,用學術的說法叫“想像的中國”,中國符號無所不在,大馬的現實是“缺席”的,指向一個詩詞化空間的他方,北國: 醒來,誤以為∕風聲雨聲只有夢中可聞∕把成個可赴的明朝誤筆∕繪不出樓閣庭院(〈風中口占〉) 曾對你笑得年青以莊嚴的云∕愴然裡多少未訴說的情感∕一揮袖,白衣去了天堂(〈自序〉 冬天的風該來自冰雪的家鄉∕路在白茫茫裡消失了∕鴻雁陣陣絕聲裡∕我們是回不了家的旅人∕像一支民謠行吟自己的一生(〈下樓〉) 70年代在臺灣念師大音樂系的陳徽崇,師從史惟亮學作曲。在79年和五位學生的對談,留下一份極重要的文獻是閱讀∕解讀《大馬現代詩曲集》的鑰匙: 臺灣楊弦就曾配好多現代詩,以余光中的詩為多,陣容相當龐大,成為“中國現代民謠”。不過所配的曲,風格相當西化,我個人不太贊同這樣的作品。談到配曲經過,在臺灣念書時,我就認為現代詩一定要配曲。換句話說,我為現代詩譜曲的念頭醞釀了十年……我教他們(案:指學生)配曲時,我要他們選大馬詩人的詩。港、臺,甚至新加坡詩人一律不考慮。因為我認為我們既生在這裡,首先應搞好這裡的環境。((〈從現代詩配曲談起〉) 《大馬現代詩曲集》早已絕版,也一直沒有“流行”起來,卻也默默的私底下“流傳”:何啟良的〈刻背〉四聲部磅礴凌然、李蒼的〈風中口占〉如泣如訴又急管繁弦、游川的〈海〉小品曲風,朗朗上口、梅淑貞的〈蓮〉女生合唱,意境悠遠。 《大馬現代詩曲集》之後,81年的《驚喜的星光:天狼星現代詩曲》到85年的《星夜行程·流放是一種傷》止,成了“失傳了的唐代的樂府”。(溫任平〈流放是一種傷〉)      

Posted in 寬柔風景, 抒情論文 | Leave a comment

絕唱——〈流放是一種傷〉

絕唱——〈流放是一種傷〉 《南洋商報·商余》·楊邦尼·2014年8月2日   已故音樂人陳徽崇老師和天狼星詩社盟主溫任平的相遇,成了一則傳奇,進而有了大馬現代詩與曲的第一次空前且絕後的合作,1982年出版《驚喜的星光:天狼星現代詩曲》黑膠唱片與卡帶,天狼星諸子的詩,陳徽崇和他的弟子們的曲,百囀合唱團演唱。 我以為陳和溫合作的“絕唱”之一是〈流放是一種傷〉,溫任平憶述: “記得1984年在現代文學會議過後的現代詩發表會上,徽崇兄乾脆就利用臺上的一面大鼓(那個鼓是準備給溫瑞安朗誦他的〈蒙古〉用的)旁敲側擊,為臺上的男女歌手造勢,巧妙地襯托出〈流放是一種傷〉的激情與傷感。我在陳徽崇步下舞臺那一個趨前擁抱他、恭賀他,因為在這首詩曲中我看到了文學的升化。”(1997) 陳老師即席加入鼕鼕的鼓聲助陣,我大膽的懷疑廿四節令鼓的前身大概就在這時撒下了種子。 現在聽到的兩個版本分別為1985年的卡帶《星夜行程·流放是一種上》(寬中合唱團)和2001年CD《星夜行程:陳徽崇作品集》,新山室內合唱團。 兩個版本都好,純屬個人喜好則是1985年版的。異代蕭條不同時,1985年錄製的時候,是寬中合唱團的第一個十年(1974年成團),聲音“質樸”和“乾淨”,沒有太多artificial的修飾,我想起正是詩經的國風,或漢末之古詩十九首。 〈流放是一種傷〉,三聲部,女生為主聲(陳蘭蕙,林瑞芬,吳麗君),男生二聲部(男高音沈雲驄;男低音黃思賢),雖然只有五人,形成眾聲回沓、飽滿之感,而三位女生和兩位男生頂多是17、8歲的少女少男如何歌詠“流放”的“傷”,他們或未識exile 在中外歷史、文學底意蘊,內在與外在,肉體與靈魂,神話的,比如奧德賽斯的迷航;歷史的,比如屈原的行吟澤畔,而寫此詩的溫任平大抵是熟悉“流放”的古代與現代,從來不絕。 因為唱者的“單純”,沒有太多的文化包袱,以及聲音上的“自然”,相對于經過聲樂學院派的雕飾,詩經國風,漢末古詩的動人處,全在此。 女聲為主旋律,男聲中的沈雲驄的聲線近乎“剔透”,同樣不是“聲樂派”,以及黃思賢低沉的base,撐住“流放的傷”,而不是“直直落”,沒了底。三聲部的蛺蝶、交疊、迴旋、往復。這是我在2001年版本裡聽不到的,必須承認2001年版本歌聲的技藝之純熟,而“感動點”少了。白話文的說法:我們聽到三個聲部的個性,如在目前,耳前。 班雅明說現代科技的複製術,讓藝術的靈(aura)消失,1985年〈流放是一種傷〉是“不可複製”的,雖然我現在聽到的是“複刻”版(2014年7月),我指的是歷史時空下的人,樂器,以及最重要的朗誦聲音: 沈雲驄主朗(後赴台念政大新聞系,參加長廊詩社),吳麗君(臺大歷史系)在後,黃思賢(師大音樂系)居三,這是疊朗,不是那種聲嘶力竭,聽了肅然起敬的,30年前的聲音到今天聽起來不是那種“聯邦腔”華語、或中國的毛腔毛調,你彷彿聽到的是一種失落久違的聲音,重新拾起,重新認識,每聽一次,感動一次。 〈流放是一種傷〉,當然是有所隱喻的,大馬華人的,文化鄉愁的,教育的,無限延異與遲到。 將近30年錄製的聲音“復活”了!感謝複刻的技術,複刻工程師 Benson Lew;企劃:盧家俊、陳蘭芝、楊鳳英、廖立彬、彭學斌。當然還有“那些年”,譜曲的,寫詩的,唱歌的,那些人。 這是寬中合唱團40週年最佳的獻禮,是上個世紀80年代大馬現代詩曲一次最美的相遇與絕唱!    

Posted in 寬柔風景, 抒情論文 | Leave a comment

校園規劃:寫在寬中95周年

 校園規劃:寫在寬中95周年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8年9月3日  古來寬柔中學,只有建築,沒有校園的學校! 寬柔中、小學日前熱熱鬧鬧慶祝95周年校慶,選定了 “寬寬”“柔柔”一系列的吉祥物,不由得讓人聯想京奧的五個可愛的福娃,原來寬柔在慶祝95周年的同時著眼倒數百年校慶的到來:“寬柔心,百年情”,推出了《寬友特訊》要把散布五大洲的數萬寬柔校友聯系起來,共創母校的百年輝煌,很動人。我們有理由和信心相信寬柔百年校慶會是大馬華教的驕傲與典範。 2000年,寬中號召校友力創分校,把古來油棕園化成了一幢幢巍峨的建築,從2003年的動土到2006年第二期校舍全部竣工,寬中完成大馬獨中史上最快的建校工程,短短4年,從教學樓、禮堂、食堂、運動場,到宛如酒店大廳的行政樓、圖書館、大小講堂、科學樓、技職樓和活動大樓等。 新山寬中校園花了40年的時間才有今日的規模,古來寬中僅以4年光景一躍而成全國最大校園的新獨中,新山華社的人力動員和資金籌集很具魄力,4年4000萬的建校費其他獨中望塵莫及。明年,古來分校人數達4000人,直追隆中華的4500人。古來寬中的校舍固然新穎,人數屢創新高,在歡慶校慶之餘,古來校園規劃的問題才初見端倪。 狹義的校園單指校舍,廣義的校園包含校舍、庭院、遊戲場和其他設施。古來寬中校園規劃最大的缺失是:它只有校舍(教學樓、行政大樓等),各樓層相互毗鄰,緊靠在斜丘上,學生的上下課活動圈限在樓和樓之間,師生的身心靈舒展並未真正落實在校園的每一個角落,它僅僅停留在狹窄的課室和封閉的冷氣辦公室或大樓裏。 學校的建築和校園規劃設計反映的不止是教育的意識形態,更是教育哲學的基礎和延伸,很可惜,古來寬中校舍的建竣極快,忽略人與建築之間原來該有的空間、聯接和人文想像,換言之,寬中分校規劃建設的是建築物(building),而不是校園(campus);分校是個沒有校園的學校,雖然它占地30英畝。 校園不是建築群落而已,它可以是一座曲徑的小花園,魚池,拱橋,有落英繽紛或參天大樹,學生在綠茵下唱歌,沈思,寫作業,讀書或玩樂;校園是它有一個明顯人潮聚集的廣場或看臺,而不限制在課室與走廊;校園是學生可以自由散步、奔跑,不用和汽車爭馬路走道,那叫人車分道的校園規劃。 古來寬中的主體是一幢幢的大樓,師生成了客體隱身在建築內,校園內鮮少學生出來活動:沒有花園綠樹,運動場太遙遠,熱鬧的是擁擠的食堂和課室,建築銜接處有各種治安死角,教學樓與行政樓距離很遠,以至於訓導部門必須把辦公室遷回教學大樓才能管得住學生。 寬中分校原是一座油棕園,地勢陡峻,平地少,傍山而建,校舍聚集而“臃腫”成塊,留下四周偌大的校地,長野草或無人搭理。學校建築缺乏整體原則:教學樓是中庭設計,容易造成班級幹擾;禮堂底層是食堂,樓上是莊嚴之所,樓下是油煙雜沓;隔鄰是豪華的行政樓,校長室和教務處隱匿在二樓很難尋,電腦室在“發電機房”內(輻射嚴重),三層的圖書館冷清等等。 古來寬中的校地很遼闊,羨煞許多人,因而更要有長遠與細致的規劃與善用,我們期許百年校慶“一所世界級華文中學”的到來。

Posted in 寬柔風景 | Leave a comment